币圈网
数字货币价格行情和区块链资讯平台

明星纷纷入局NFT,究竟谁在为他们买单

币安 欧易 火币

周董也带不动NFT?明星纷纷入局NFT,究竟谁在为他们买单?

如今,没有入局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似乎便是潮流的弃儿,何况大明星——一向对艺术收藏颇有心得的周杰伦,顺势进入NFT,发起了Phanta Bear项目。

image.png

Phanta Bear

然而在华语乐坛呼风唤雨的周董,似乎有点玩不转NFT了。红星新闻记者在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上看到,虽然Phanta Bear的销售总排名为第6名,但近7天的销售总排名却在第37位,最近24小时的总排名则为第43位。当初每枚Phanta Bear NFT的售价是0.26ETH(以太币,折合人民币3988元),最高价格达到了7.87ETH(折合人民币120733元),现在平均价格只有2.05ETH(折合人民币31449元),缩水一大半。有粉丝评论:“韭菜割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NFT全球市场规模2020年仅1亿美元,但在2021年达到220亿美元。对于越来越多明星纷纷进入NFT项目,NFT加密艺术交易平台负责人、NFT买家等提出了他们的建议和忠告,坦言NFT是一项风险资产,在未来几年内会有所降温。“任何加密市场(更不用说NFT)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逐渐像传统市场那样,较为稳定地运转。”一位数据分析师这样表述道。

image.png

Phanta Bear

曾因流量激增导致系统宕机

但也比想象中“过气”得快

NFT被称为元宇宙的基础设施。与市场上常见的比特币等同质化代币不同,NFT是数字资产真实性与所有权的可靠证明。这相当于在区块链、虚拟货币技术的基础上,通过加密凭证的方式,给每枚代币绑定上某个物品,比如图片、视频、知识产权……购买者就有了不可篡改、公开透明、独一无二的“署名证书”。

NFT技术能清楚地显示所有交易记录和产权归属,所有权和流通过程被永久刻在区块链上,透明度高,无法造假,大大提升了交易的便捷性与安全性。另外,NFT没有中心化的服务器,一旦发行就永远存在,与发行NFT的平台存在与否无关。

image.png

Phanta Bear官网售价截图

国际领先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当前拥有8千万件数字藏品,2021年累计交易额已突破100亿美元。新技术与新概念的融合,让NFT具有价值成倍增长的潜力,不断产生新的财富故事。正是在OpenSea上,出现了周杰伦“高调”带货的Phanta Bear,周董自己也在社交平台打出“Phanta Bear,东熊西猿,爱在西猿前”的口号。1月1日,10000枚Phanta Bear NFT正式开卖,40分钟就被抢购一空,按每枚小熊0.26ETH的单价计算,最终总成交金额共1000万美元。1月9日,Phanta Bear交易量最高的那天,OpenSea更是经历API流量激增导致的系统宕机。

但是,Phanta Bear也比想象中“过气”得快。即便发行方Ezek宣布在周董生日(1月18日)当天发布空投,凭借NFT可在线下店免费领取T恤,并在纽约时代广场的纳斯达克广告牌上发布了一段53秒的视频,也无法阻止其热度的衰退。1月18日,在OpenSea的单日排名上,Phanta Bear位居第28位。前一日,Phanta Bear的成交量只有高点(4482.9ETH)的不到1/10,为332.837ETH(折合人民币671万元)。相较高点(7.8717 ETH),Phanta Bear的平均价(4.0849 ETH)已缩水近一半。

image.png

Phanta Bear最近24小时销售名列43位

截至红星新闻记者发稿时,PhantaBear最近24小时的总排名已跌到第43位,甚至不如新加坡女网红Irene Zhao发起的IreneDAO NFT高。平均价也一直下跌,只有2.05ETH。

NFT不是周董本人推出

但与他并非毫无关联

从某种角度来看,随着时代的进步和科技的日益更新,周杰伦入局NFT是个人的选择,也是顺应时代的发展。

对于Phanta Bear,虽然周杰伦所属公司杰威尔音乐曾发表声明称,NFT不是周杰伦本人推出,也强调他未取得任何收益。但不可否认的是,很多人都是冲着对周杰伦的喜爱而购入的。更有真爱粉用三个专属周杰伦的日子(生日、出道日、国际周杰伦日)标价,表达对他的支持。而在周杰伦宣传之后,林俊杰、五月天阿信、修凯杰、陈冠希、林书炜(林书豪兄弟)纷纷将自己的社交媒体头像换成了Phanta Bear。

image.png

周董社交媒体截图

据Ezek平台官方资料显示,Phanta Bear NFT是由周杰伦和好友Ric在2006年创立的潮牌PHANTACi和去中心化娱乐平台Ezek共同发起的。Ezek的母公司Starvision Entertainment Ltd.(S.E.L)是周杰伦好友刘畊宏和耿展创办的。Phanta Bear是10000个随机生成的数字收藏品,同时可兼作Ezek Club的会员卡。每只Phanta Bear都是独特的,都会解锁不同的等级和相对应的Ezek Club会员权益。

据Ezek平台显示:“在2013年拍摄周杰伦自编自导电影《天台》的时候就在想,是否可以有一个虚拟的空间,使观众不仅可以观赏电影,还可以进入电影美学的浪漫场景里沉浸式享受,想要通过建立Phanta Bear NFT将我们的时尚愿景与崭新的区块链时代结合起来。”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PHANTACi在全球共有6家门店,都集中在亚洲,但官方社交媒体上的粉丝不到千位,而且内容已经很久没有更新。“绕了一圈产品很少,鞋架SKU都放不满,满地的纸箱子,还特别冷。”1月3日,在大众点评网上,一位自称周杰伦铁粉的用户在逛完PHANTACi上海店后点评道。而Ezek官方社交媒体的粉丝接近10万,大多数都是冲着周杰伦而来。

image.png

Phanta Bear对应周董的潮牌

image.png

Phanta Bear

为什么周董带不动NFT?

相关专家剖析背后原因

为什么周董也带不动NFT?对此,国内首家NFT加密艺术交易平台Umx.art联合创始人、首席技术官张犁告诉红星新闻记者,“NFT项目本身在国内,如果不谈币圈的话,其他人比较难进入这个圈子。周杰伦的粉丝大部分在国内,想要进入到NFT这个世界,去买这个东西的话,更多的是从前对区块链有了解,比如他玩过虚拟货币,这类人进入NFT市场会比较多一点。”

在张犁看来,NFT在中国的市场是需要培育的。“如果前期炒作得太多的话,会在后期导致它行情不好,这和股票一样。”所以,粉丝群体对NFT项目的不了解,还有涉嫌过度炒作,是周董也带不动NFT的两个主要原因。

南京大学公关顾问、MBA兼职导师陈闽之,是一位资深NFT收藏者。他也关注到了周杰伦参与的NFT项目,“周董的NFT项目是在境外发售,但是他的大量歌迷都来自国内,从技术层面上就会受到制约。国外的IP是可以转让的,有相当一部分的购买者其实就是黄牛,他买这个东西并不是为了收藏,只是为了炒作和倒卖。而在国内,目前NFT只能收藏,没有办法转让。”

陈闽之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周董公司关于NFT不是周杰伦本人推出,强调他未取得任何收益的声明,也是造成Phanta Bear项目持续走低的原因。“这个辟谣出来,某种意义上(让人)觉得周董和Phanta Bear的关联度不是特别强,所以说一下子大家觉得炒作这个NFT项目的价值降低了。”

同时,陈闽之分析,从长远考虑,不能排除Phanta Bear的升值潜力。“这和国内一样,NFT一开始也是大量发行的。因为我们手上有数据,发行出去以后,其实销量也并不好。但是隔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销量一下就起来了。周董的这个Phanta Bear NFT项目,也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image.png

OpenSea最热销第二名Bored Ape Yacht Club(无聊猿)

NFT已成文体明星新宠

但普通人玩却有天然劣势

在周杰伦之前,已有大量文体明星“入坑”NFT。2021年9月,篮球明星库里花了约18万美元买了一只蓝色的无聊猿(Bored Ape)头像。Bored Ape Yacht Club是NFT中异军突起的新秀,一万只猿猴形象拥有不同的服装、表情、风格,受到火热追捧。2021年11月,无聊猿还登上了美国音乐杂志《滚石》的封面,成为首个数字封面NFT。目前无聊猿在NFT的销售额已经超过10亿美元。艾姆、林俊杰、余文乐、陈柏霖等明星也纷纷成为粉丝,换上了无聊猿头像。

余文乐目前已经收藏了79个NFT作品,佳士得拍卖行于去年9月进行了余文乐珍藏线上拍卖,拍卖品里不仅有实体艺术品,还有NFT作品,如NFT头像鼻祖CryptoPunks。在OpenSea上迄今为止最热销的前十名中,创作于2017年的CryptoPunks高居榜首。当时佳士得问余文乐对NFT的看法,他认为NFT是未来的大趋势,代表了一个时代的模式。在此之前,余文乐就已把自己的头像改为CryptoPunks。余文乐的社交媒体和OpenSea头像,购买时花了120个ETH,另外他还有8个CryptoPunks,目前总价值也超过千万美元。

image.png

OpenSea最热销第一名CryptoPunks

徐静蕾也是NFT头像的狂热爱好者,她收藏的NFT高达700多个,不仅包括大热的无聊猿系列,也有小众特色的小熊NFT系列。鹿晗也花费4450美元将社交媒体头像更换为NFT项目Kaiju Kingz,它由3333个像素画组成。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早在Phanta Bear之前,方文山与索卡艺术(Soka Art)合作,推出了方文山×周杰伦联名限量版《庞克猫史汀》(青花瓷款)收藏品公仔,并且附有NFT防伪认证。2021年5月,歌手阿朵发行国内首支NFT数字音乐作品《WATER KNOW》,采用NFT加密技术,并将封面和歌曲的署名权公益拍卖,成交价超过30万元。

“对于大部分普通人,玩NFT是天然劣势,一旦过了炒作期就很难出手,而对于那些有影响力的KOL,这就是稳赚不赔的游戏。”一位NFT投资者告诉红星新闻记者,NFT挣钱和亏钱的速度都是惊人的。的确,NFT并不适合普通散户参与。《自然》杂志一篇研究称,一成的交易者完成了85%的NFT交易。这些交易者要么掌握操盘资金或信息差,要么是“撸白名单的科学家”,散户很难幸存。

image.png

OpenSea最热销第三名Mutant Ape Yacht Club(变异猿)

明星NFT光环下的隐忧

不要以炒作或赚钱为目的t

毫无疑问,NFT已经成为社交身份和财富地位的象征,NFT头像更像是网络社交的一张通行证。名人使用这类NFT不仅激发了大众对头像的兴趣,也使持有者产生与名人使用同种身份的认同感和满足感。NFT也是名人注意力和影响力变现的重要途径,对粉丝而言,购买明星背书的NFT是对自己粉丝身份的官方认证,也能享受专属的粉丝权益。在某种程度上,明星NFT是粉丝经济的延伸。传统的商业变现路径,明星有创立潮牌、售卖周边等方式,而NFT给明星提供了更为粗暴直接的方式——只需几行代码,便可以快速获得数千万的收入。

“文体明星入局NFT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天然带粉丝,天然带流量。所以他运营和营销的目的,就是针对他的粉丝群体进行的。你不是他们的粉丝,就很难去买他的NFT项目。”在陈闽之看来,明星入局NFT,走的还是流量经济这一套。“因为NFT艺术是一个收藏品的概念,更多的是一个长期的、潜在的收藏价值,有内在的艺术价值在。但是明星的这些NFT项目,相对来说艺术价值并不高。”

image.png

Phanta Bear

对此,张犁持不同意见,觉得明星的NFT项目对粉丝而言就是有收藏价值的。“明星的NFT项目,千万不要发行得又多且烂,就像炒球鞋一样,要有经典款。经典款就有很大的收藏价值,它的唯一性、长期性,就像是经典永流传。”因为NFT在国内和国外发行是完全不同的区域,所以明星选择开发的NFT内容也很关键。“在国外发行,明星没有办法增值,(他们的NFT项目就是)很普通的NFT项目;在国内发行,如果没有稀缺性、唯一性,就很有可能被舆论说你纯粹是圈钱。所以他们也很谨慎,拿出一些东西在试水。”

所以明星自带的流量,在NFT里面,是一个比较短期的行为。“对于他们开发的NFT项目而言,并不是一个多么有价值的产品。需要明星对自己的NFT项目不断赋能,才能保持它长久的价值。”张犁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理论上周杰伦的NFT销量应该很高,因为他走红了十多二十年,粉丝基数大,“但是中国的市场还需要培育,就是说NFT本身很多人还并不完全了解到底这个价值在哪个地方。”

对于明星入局NFT,陈闽之坦言还是“宜早不宜迟”,建议每位明星都应该有自己的一款NFT项目。“不用发太多,但你首先得有。最重要的是,一定要选好平台,有些小平台我不建议去发行,没有任何意义。”张犁也建议明星艺人应该积极参与进来。“艺人参与其中,去收藏一些NFT的艺术品,能够促进行业的发展。比如明星在社交媒体展示了他的一些NFT收藏品,他的观众就会知道这么一个东西,更多人可能会认识到它的价值。”

但是,张犁告诫无论是明星还是普通消费者,在国内玩NFT一定要注意合不合规。“在国内不能用虚拟货币去交易的,你要玩NFT,首先要看你是不是喜欢,不能是为了炒作去买卖。如果从这一点出发的话,不管这个NFT将来的价值是高了还是低了,至少你买到你喜欢的东西了。所以说我觉得大家不要从炒作或者是赚钱的目的去买NFT,而是要说我就是喜欢它,我喜欢我的明星,我支持我的明星,我就买他的,这就很正常了。”

赞(0)
文章内图片及文字内容均来源于网络,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不对其准确性、真实性负责。不作为投资建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可与本网站联系删除。链分享 » 明星纷纷入局NFT,究竟谁在为他们买单
分享到: 更多 (0)
广告也精彩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