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好几百万的NFT,除了当头像还能干啥?

币安 欧易 火币

互联网潮流由来已久,在1.0时代,就看你有没有email邮箱。2.0时代,看朋友圈有没有质量, 现在到了3.0时代看啥呢?

用没用过NFT头像。

image.png

2022年如果你的朋友圈没人换过这个头像,基本可以判定你还处于互联网蒙昧时代。

我十分不解,这2022年了,怎么还能因为一个头像就成原始人了?

因为NFT头像就是前卫的风向标。

NBA的大鲨鱼奥尼尔、踢足球的内马尔这样的名人,都在购买自己的NFT头像。

image.png

·内马尔的NFT头像

那到底啥是NFT?为啥它们可以被称为新时代的数字艺术品?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打开了那些售卖NFT的网站,发现上面的商品都是一些常见的数字消费品,比如一张数字图片,一张张看起来乱涂乱画的几何图形组合,都是虚拟的,这也是它们唯一相同的地方。

而如果我买了这东西,也不能收到实体货物,只能在网络上浏览。

然而,就是这么个虚拟的图形,却能标价到11万美元,而且价格还在波动。

那为什么虚拟的东西值这么多钱?

我司编辑谢浴缸毕业于某211税务专业,十分了解NFT,他说,想搞清为啥值钱,就得先明白NFT的意义,NFT的全称是:Non-fungible token,中译为非同质化代币。

简单来讲,就是我们在网上所购买的,其实不是明面上的猩猩头像,而是这头像所对应的代币。

这些代币是一串串独一无二的代码。而这种唯一性,就是NFT的表面价值,你可以随意复制拷贝它的像素意义,但却无法更改它的所有权。

举个简单的例子,全世界都知道《蒙娜丽莎》是达·芬奇画的,现在挂在卢浮宫。

如果你自己画了一张《蒙娜丽莎》,不管你临摹得多么像,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幅赝品,因为它只属于达·芬奇,唯一,不变。

而这也引申出NFT的另一层价值——创作者的独家价值。

如果把NFT视为一种传统艺术品,它的价值,更多地集中于创作者,而不是作品本身。

像我们称赞《向日葵》时,更多的惊叹实则是留给了那个疯魔、天才的梵高。

image.png

NFT网站上,贩卖的作品也五花八门,就比如前文我们看到的猿猴头像,其实来自Bored Ape Yacht Club,无聊猿游艇俱乐部。

它旗下所有的作品,创作形式都是先制作好素材,然后通过编程方式随机组合生成。

但我发现,相同的元素不同的组合,价格往往能差上好几倍。

比如3368号无聊猿,显然没有任何突出特点,想起个名字都要想半天。

而同样随机生成的9125号无聊猿,因为有“蓝色牙齿”“3D眼镜”等元素的加持,令人印象深刻,是个“潮流猿”,身价便比3368号贵了将近6倍。

这种随机性处处体现在不同产品上,造型相似的鲸鱼,金色皮肤的比普通皮肤的贵一倍以上。

去年9月9日,一组Yuga Labs 的 101 BAYC 系列在苏富比拍卖平台上以 2439 万美元被卖出。

这套NFT最大的特点就是由 101 个无聊猿和三个 M1 和三个M2“突变血清”NFT 组成。当无聊猿代币与 M1 或 M2 血清结合时,便能使持有者铸造出一个全新的、独有的突变猿 NFT。

这种独特的随机性,让其身价暴涨。

在身价暴涨后,进军无聊猿领域的名人明星也多了起来,想知道无聊猿,多受欢迎,看这些人的动态就知道了。

比如周杰伦就购买了320万元的无聊猿NFT,但杰伦时运不济,4月1日发Ins说自己的无聊猿形象被偷了。

曾经凭借Counting Stars在国内火过一阵的乐队OneRepublic也十分钟爱NFT,或许是因为这两年出的歌都不太行,索性放飞自我,直接搞起了“无聊猿”BAYC 衍生的元宇宙乐队 Bored Brothers。

·发布的NFT歌曲“DRIP”

有的餐厅也想蹭这波无聊猿的热度, 今年美国加州就开启了世界上第一家“无聊猿”90天快闪主题餐厅 。

·图片来自:HYPEBEAST

店内随处可见无聊猿元素,就是不知道搭载了NFT快车的汉堡包是啥味。

这家餐厅,是食品企业家兼「无聊猿」NFT #6184 所有者——Andy Nguyen 的创意,不仅满足了大家的味蕾 ,还满足了大家对虚拟世界好奇的脑细胞。

有人看到这儿会说了,这NFT,我照着图打印点物料,布置在我店里,不也是主题餐厅了吗?

但你打印的,没承载虚拟价值,这种虚拟价值像啥呢,一种品牌效应的价值。

比如大家都相信推特老总,所以2022年初,他的第一条推文能卖出290万美元的价格。

所以这是种品牌效应的叠加,关键就在于看你怎么玩。

我的朋友吴星汉,时时关注NFT动态,他最近告诉我这个武士会火,还会继续涨。

并且告诉我,要是你现在拥有NFT,就等于当上了互联网精神领袖,要是不了解NFT,就等于跟时代脱轨了。

我十分郁闷,NFT那么神奇,我却接触不到,来到公司对面的三里屯透气,发现这里有活动在宣传吴星汉给我分享过的NFT。

中国李宁在这邀请了BAYC家族的无聊猿#4102号玩起了快闪。

我觉得中国李宁选择无聊猿原因有两个。

原因1:中国李宁一贯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的调性,这也是潮流文化的内核之一。

原因2:中国李宁也觉得NFT是特别新潮的玩法想让更多人近距离感受数字艺术品NFT的魅力。

但无聊猿还是虚拟的,那怎么能把NFT这种符号放在现实中呢?

打印到衣服上,这是中国李宁给出的答案。

NFT落到具体产品上,你能看到冷峻的黑衣猿。

或者像布鲁斯蓝血人一样的蓝皮猿。

也能看见无聊猿的各种形象被转移到衣服上的全新版本。

跟美国那家快餐店闪了90天不同,这家名为中国李宁【无聊不无聊】的主题快闪店,只在4月23日—5月4日间开放,就闪11天。

活动的核心实际上就是把NFT实体化,把虚拟向现实转型,能让每个人以零成本沉浸潮流街区,体验一把NFT。

众所周知,快闪历来是品牌拼创意的主战场,提起中国李宁,我们的第一印象就是很喜欢玩潮流文化。

这次的中国李宁快闪店,是如何展现NFT走进现实的?

首先,中国李宁用了NFT世界里最常见的一种艺术创作形式:像素风。

现场搭建上,以像素颗粒和复古元素为主,力求还原游戏世界风格。

这个熟悉的LOGO,这一次以像素的形式矗立在三里屯广场。

在每个人的童年时代,都有一段信任虚拟的时光,奥特曼、假面骑士、魂斗罗的主角或是美少女战士。

家长们无法理解屏幕上一个个像素块怎么能让孩子们如此痴迷,但其实令人动容的是作品背后的附加价值,比如和伙伴合作冒险,观看奥特曼战胜怪兽的喜悦。

这一块像素风天地把我狠狠吸引住了,游玩的项目怎么说呢,很契合中国李宁这个快闪店的“无聊”脑回路,比如开宝箱、钓鳄鱼,甚至是就是躺着…… 基本就是不费脑,不费劲的疗养式体验。不过细想一下,当代年轻人躺平+反卷的气质比隔壁三里屯托老中心还高,这样看这些体验倒是也有趣了。

我问店员,除了这些不能动的,还有没有什么能动的活动?

店员说,这次的活动主题叫“无聊不无聊”,而外面这些,仅仅是“无聊不无聊”的第一阶段。

我没赶上之前23—24日的篮球日,但一进门店,李小龙的半身雕像还在那儿放着,很难不让人注意到店内发售的李宁和李小龙联名的系列产品。

要是你来,也能跟李小龙过过招,拍一部《死亡游戏》。

昨天和前天是滑板日,大家在现场以板会友,我司剪辑师唐宝宝因为昨天在这儿跟人PK滑板输了,工作效率大打折扣,一下午就剪了一个10秒的片头。

店员说重头戏在28号,神秘主理人“无聊猿”将空降现场。到时候我就能线下看猴了。

我敢说百分之99的人都不知道无聊猿实体长啥样。

如果还有人不知道这个猿猴是啥,我再介绍一次,它就是来自Web 3.0的名门望族Bored Ape Yacht Club(无聊猿游艇俱乐部)家族成员,编号#4102的「中国李宁无聊猿潮流运动俱乐部」主理人。

有人可能发现了,一般的无聊猿图案为半身像,但猿主理人为全身像,这也是本次中国李宁联名产品的元素创作核心。

自此,这款虚拟产品就被中国李宁重新定义了,以后,它就长这样——它穿着李宁经典ARCHIVE“VICTOR 001”领奖服,手捧中国李宁经典款鞋。

在现场的产品区,你能见到虚拟走进现实的种种痕迹。

多种造型的猿主理图案被印在中国李宁的T恤上。

店内像是潮流信息的交互空间和无聊猿的集散地,为青年文化潮流添加了新的选择。

很多人觉得,NFT是一个遥远的命题,但中国李宁用行动告诉我们,或许它们并不宏大,它们在本质上都是数字世界演化的必然结果,是我们所找到的,另一种感受世界的方式。

中国李宁结合NFT带来青年文化大升级,或许也为NFT链接实体经济和品牌提供了实践。

中国李宁借助NFT这种新技术,让虚拟更靠近现实,「中国李宁无聊猿潮流运动俱乐部」也让更多人参与并体验到新技术赋予的新潮流。

虽然“无聊猿”的本质是虚拟的数字编号,但用手抚摸那些织物之时,我们依然能体会到真实的快乐。

而更加数字化的生活方式,或许离我们不远了。

赞(0)
文章内图片及文字内容均来源于网络,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不对其准确性、真实性负责。不作为投资建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可与本网站联系删除。链分享 » 好几百万的NFT,除了当头像还能干啥?
分享到: 更多 (0)
广告也精彩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