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网
数字货币价格行情和区块链资讯平台

元宇宙商标权“第一案”爱马仕胜诉,如何定义NFT艺术谁属?

币安 欧易 火币

image.png

被称为“元宇宙元年”的2021年才刚刚过去两年,与“元宇宙”“NFT”相关的话题热度已经肉眼可见地下降了。相比于最近急剧升温、疯狂占榜刷屏的ChatGPT,谁再提起元宇宙都得被调侃上一句“早就过气了”。没想到的是,上周判决的一起诉讼,却又把大家的注意力拉回到这个显得稍微过时的话题上。

2月8日,美国曼哈顿联邦陪审团裁定,现年28岁的数字藏品艺术家Mason Rothschild在2021年所创作的100个“MetaBirkins(元铂金包)”NFT作品,侵犯了法国奢侈品集团爱马仕所生产的知名产品“Birkin(铂金包)”的商标权,对此涉嫌造成了商标侵权、品牌稀释和域名抢注,因此最终判决艺术家向爱马仕集团支付13.3万美元的赔偿。

这个案件之所以能受到如此密切的关注,是因为它的影响范围远不限于爱马仕这家公司。此前,包括Gucci、巴黎世家等在内的时尚奢侈品牌都有涉足元宇宙和NFT“浅尝辄止”的尝试,但出于对知识产权和品牌形象风险的担忧,一直持谨慎怀疑的态度。而爱马仕起诉MetaBirkins作为同类诉讼中的第一起,既涉及到一个许多人并不完全理解的新兴行业,又是一个考验美国现有商标版权法如何适用于区块链上出售的数字资产的案件,因此在网上引起众多网民的热议。

新技术与老品牌的摩擦

一切的故事都始于2021年5月,数藏艺术家Mason Rothschild发布了他第一件受爱马仕铂金包启发的NFT作品Baby Birkin。在这件数字艺术品中,他设计了一件透明的铂金包,包上有一个胎儿的图案,而这件NFT作品最终以5.5ETH(当时约合2.3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单凭一张数字图片就卖出如此高昂的售价,自然引起了十足的轰动。当时Mason Rothschild还承诺,未来还会制作更多同类产品。

同年12月,Mason Rothschild在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展上公开发布了100个“MetaBirkins”NFT新作。这次他用五颜六色的染色人造毛皮质感重新设计了铂金包的外表,灵感来源于“时尚界‘无皮草’倡议的加速发展以及对替代纺织品的一次拥抱”。他把这组NFT作品的图像在Twitter等社交平台上公开宣传并发售,每件作品的定价为0.1ETH(当时约合450美元)。从艺术家处出手后,这些NFT作品的新主人可以像股票一样根据市场需求和稀有程度自由交易这件作品,而艺术家Mason Rothschild则会从二次销售中获益7.5%。除此之外,Mason Rothschild也注册并使用了域名MetaBirkins.com和@metabirkins等社交媒体用户名来推广自己的MetaBirkins NFT作品。

2022年1月,爱马仕在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起诉这位艺术家涉嫌商标侵权,指出Mason Rothschild是“数字投机者”,而MetaBirkins系列则是“未经授权和同意创作和销售”的产品,希望法院要求他停止MetaBirkins系列的创作,将MetaBirkins.com的域名交还给爱马仕,并支付赔偿金和从销售NFT作品中获得的全部利润。据爱马仕在法庭文件中指出,Mason Rothschild的MetaBirkins作品总销售额约为110万美元,预估艺术家从这组NFT作品的初次和二次销售中赚取了约12.5万美元。

在收到爱马仕的指控后,全球NFT交易平台OpenSea便将MetaBirkins系列从平台上下架。但Mason Rothschild马上提出了异议,表示自己创作的MetaBirkins是艺术品,跟波普大师Andy Warhol大名鼎鼎的《金宝汤罐头》一样是受到法律保护的艺术创作自由,因此他继续在其他NFT交易平台上推销这些作品。

NFT是商品还是艺术品?

由上可见,本案首要的争议点在于:这些“MetaBirkins”到底算不算是人们认知中的爱马仕“铂金包”。

作为爱马仕的拳头产品之一,铂金包确实不是一般的手提包,它以其卓越的工艺品质和令人瞠目结舌的价格成为了富人的身份象征之一。在开庭辩论中,爱马仕的代表律师Oren Warshavsky辩称,“MetaBirkin”这个名称本身就已经侵犯了爱马仕知名的“Birkin”商标,而且有些人可能错误地认为爱马仕与MetaBirkins的NFT有关系,因此会引起混淆。

而对于MetaBirkin网站底部的一则“我们与爱马仕或其任何子公司没有任何附属、授权、认可等正式关联”的免责声明,爱马仕方面也认为实际上是“增加而非减少了混淆的可能性”。因为免责声明中“过度”地提及到爱马仕品牌,并且“不必要地”将爱马仕品牌与该网站链接在一起。爱马仕的代表律师Oren Warshavsky认为:“艺术家作品有这样的销量,正是因为‘铂金包’这个名字。”

艺术家Mason Rothschild的代表律师Rhett Millsaps II对此则表示质疑,他认为那些有钱买得起铂金包的人不会真的会被一个艺术项目所误导购买。他还认为,NFT艺术品是受到法律保护的自由表达的艺术载体,而铂金包作为“尊贵财富和地位文化象征”,艺术家们有权将其作为消费主义的隐喻而进行创作探索,“艺术并不存在于真空中,它与语境有关。”

而本案的另一个争议点则是,这些在元宇宙中进行买卖的MetaBirkins作品他们到底是商品还是艺术品。

法院方面指出,NFT是数字图像作品,并且具有可追溯、可转售的特性,但这些都不妨碍它满足美国法律中定义它作为艺术作品的条件。而如果一件NFT作品被定义为艺术品,那么它顺理成章地可以成为受到法律保护的艺术表达载体。但并非所有的NFT作品都是这样的载体。例如,现在有许多游戏玩家会为了让自己的游戏角色或者各种网上虚拟形象一掷千金。如果一件NFT实际上作为虚拟世界中可供角色化身穿戴的虚拟装备或装饰出售,那么它们的性质就会变得更像商品而非艺术作品。在这种情况下,品牌方可以强制执行自己的商标权。

爱马仕代表律师Oren Warshavsky指出,艺术家曾在他的NFT作品出售前几个月给两位寻求投资于他未来项目的人发过数十条短信。在被问到MetaBirkins是否可以在名为“Decentraland”的虚拟世界中使用时,艺术家Rothschild曾回应说:“从技术上讲,它们已经为虚拟世界做好了准备。”因此,尽管目前的MetaBirkin NFT是平面图像,但艺术家在制作MetaBirkins时使用了适用于元宇宙的3D设计,而且MetaBirkins又是一个“几乎可穿戴”的包包,因此更接近为一种“商品”。

NFT艺术之争远未结束

经历了2022年长达一年双方的反复辩驳申诉之后,2023年这个故事迎来了最终的结局。在上周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正式开庭审理中,爱马仕和艺术家Mason Rothschild的代表律师进行了结案陈词。

爱马仕的代表律师Oren Warshavsky指出,实物铂金包和MetaBirkin NFT之间拥有众多相似之处,这可能会误导NFT收藏家。“NFT市场不成熟且投机性很强,大多数人不知道它是如何运作的。”同时Warshavsky还强调,由于艺术家使用的作品名字中含有“Birkin”,这会稀释了爱马仕品牌的商业价值。他表示,使用给定商标名称的人越多,将其与原始品牌联系起来的人就越少。他以国际咖啡连锁店星巴克为例,指出如果有企业家选择再创建一家名为星巴克的运动服装公司,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星巴克这个名字作为咖啡馆品牌引起人们联想的商业价值就会降低。

最终经过审理,由九名陪审员组成的陪审团支持了爱马仕的主张,认定艺术家构成商标侵权、商标淡化及网络域名抢注。律师事务所ArentFox Schiff LLP的合伙人Michelle Cooke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一裁决对品牌来说意义重大,因为还有许多品牌表示有兴趣进入元宇宙。“毫无疑问,这次的裁决对爱马仕和更多时尚奢侈品牌所有者来说是一次重要的胜利,我们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将陪审团推向了爱马仕这一边,但他们可能权衡的一个问题是,有证据表明艺术家推出MetaBirkins NFT是一次商业投机,而不是一个艺术项目。”

她还提到,陪审团仅经过一天的审议就做出了决定,这表明他们发现问题很明确。“这个裁决的迅速也表明陪审团并没有因为NFT本身是有争议性的媒介这一事实而受到阻碍。相反,陪审团似乎发现现有的商标法具有足够的弹性来保护品牌所有者对NFT的权利。”

爱马仕的元宇宙版权“第一案”至此可谓告一段落,但这不过是同类涉及NFT和知识产权(通常是商标)相关诉讼中的冰山一角。不难想象,随着有更多的品牌希望在元宇宙中大展拳脚,又有更多的艺术家希望借用新技术继续突破艺术创作的界限,未来类似的案件可能还会再次出现。但唯一肯定的是,看似拥有无穷无尽可能性的NFT,也需时刻谨记以法律作为最终的边界。

赞(0)
文章内图片及文字内容均来源于网络,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不对其准确性、真实性负责。不作为投资建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可与本网站联系删除。链分享 » 元宇宙商标权“第一案”爱马仕胜诉,如何定义NFT艺术谁属?
分享到: 更多 (0)
广告也精彩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